您的位置:首页>> AI资讯
  
  

意义与无意义——“张小龙们”的原则和哲思

发布时间:2020-08-08

有些值得坚持的意义其实与一些用户或商业认为的无意义相毗邻,真正有意义的作品一定不是创作者一开始就瞄准而有意为之的作品,而是他们在追求一种不明确的意识形态过程中诞生的阶段性产物。

看到标题你可能已经猜到本文与张小龙最近的演讲有关,但下面部分文字原稿其实已在便签里形成多时,它们是一种带着犹疑的自我对话,但张小龙的演讲让笔者更加坚定将他们整理成文。

我们先回顾下他演讲中的几段话(笔者进行了分类整理,如果你已经很熟悉演讲内容可以跳过到正文):

(1)微信诞生前

什么样的产品是一个好的产品?

以前我们说苹果公司的产品这么好,它从哪学的,后来发现是从博朗公司学来的,博朗(BRAUN)的首席设计师Diter Rams对硬件产品有10个设计原则:创意、有用、优美、容易使用、含蓄不张扬、诚实、经久不衰、不放过任何细节、环保不浪费、少即是多。

(2)微信的几个原则

有人说微信是一个异类,我很惊讶也很骄傲,因为异类是优秀的代名词,但微信的不同反而只是遵循了做产品最基本的原则底线。

我们坚持了一个原则,如果一个产品没有获得自然增长,就不应该推广它。如果对用户没有吸引力,推广它也没有意义。微信推出前五个月都没有推广,后来看到增长曲线是往上走才开始推广它。虽然这个过程花的时间长了一点,但后来的增长变得非常健康。

微信不做节日运营,被认为是微信的克制,但微信的词典里没有克制这个词。只是在遵循好产品的原则,不做是因为破坏了原则。我们坚持好产品的原则,并不意味着我们没有改变。我们必须要让产品不停地去适应这个时代,而不是说因为我们害怕用户的抱怨,就拒绝改变。

如果微信是一个人的话,那他一定是你最好的朋友。如果微信是你的好友,然后你们见面时,他脸上先贴一个广告,你要先撕下来才能跟他说话,(APP启动广告)就是这样一种感觉。

现在很多APP考虑的是流量、变现,没有去想什么是好的产品。一旦围绕这样一个目标(KPI),大家的工作就已经不是做最好的产品,而是用一切手段去获取流量而已。我们不会把用户停留时长作为对产品的认知,这和我的理解相违背,不应该把吃喝拉撒的时间都用在互联网上。放下手机,多和朋友见见面,现在这个理念我们一直没有变过。

无论微信之后怎么走,还是会坚持两个产品原则:作为工具,微信是用户最好的朋友;作为平台,微信会是创造价值的地方。

(3)微信的哲思

这么多年以来,每当你看到微信这样一个启动页面,你可能都会有一个疑问:这个人到底在干什么?他为什么要站在地球的前面?可能过了一年,你这个想法又会变一点,再过一年又会变一点。我觉得这特别好,因为它把想象的空间留给了每一个用户。

社交推荐的一个特别有意思的地方是,它是一个能够不断循环的系统。通过机器的推荐,只会不断强化你的某一方面的认知,让自己越来越相信和认同这一块,这时候你很难回来。当你的关系链变得越来越复杂,你会借此看到这个世界不同的角度。

面对未来,我们很少会觉得威胁来自竞争对手,更多的可能在于我们自己,比如我们有没有不断的突破。内部团队说我独裁,其实我也认可。因为只有这样的坚持,才能保证产品坚持该坚持的理念。

如果迪特·拉姆斯也看了这场演讲一定会很感动,因为这十条法则已经快要被人(包括一些商业化设计奖的评委和设计师)淡忘,在设计学术圈甚至都有人将其视为古董。

前几年他在一次访谈中表示“如果有下辈子,一定不会再当产品设计师”,当时被业内很多人断章取义地拿来自嘲。其实他想表达的是对如今产品精神的失望,希望下辈子可以做比产品设计更有积极影响力的事情。

迪特·拉姆斯的好设计标准其实带有克制和哲思,在中国市场这种信仰和追求未必能取得商业成功,因为普通用户多数没有这种感知的能力和必要,况且商业世界里也不会拿这个当作新事物商业价值评判标准之一。

有关“奶头乐”的文章和《低智商社会》一书中有描述到现在多数人的认知处于一种什么样的状态,在这样大环境下,“以用户为中心”往往会从一种人性关怀转化为政治正确。

此时用户首先是一笔商业数字的基础,其次才是一群与我们同样的人,若要把这先后顺序颠倒过来就会遇到阻力。笔者之前有一次产品讨论会议上因坚持一致性而被销售人员反驳“如果你能提供这样的销售机会我们就听你的。”

很多企业的产品和服务贪婪地希望更多地占用用户的时间和金钱(即所谓粘性),利用心理学不断放大人性中的弱点来让用户上瘾,这方面主题的书籍也不少。

而从前文列出的几个微信原则可以看到张小龙不仅把“用户为中心”中的用户真正看作人,甚至像对待自己的朋友一样,希望通过微信这个产品让用户学会更好地思考生活、享受生活。

如果人们想提升自己存在的价值和意义,他还希望能通过微信这个平台来帮助这些人,比如笔者和正在看此文的你正是其中的一部分。

关于这次演讲的新闻报道的评论中有不少人认为张小龙是思维独裁,“没有像其他很多热门APP一样满足用户需求,微信未来迟早会走下坡”云云,这充分体现了如今产品理念普遍缺乏人文哲思的现状,这也正是张小龙所批评和担忧的。

不过张小龙也承认了自己的独裁式产品理念,不清楚他之前是否有看过罗伯特·维甘提的新书——《意义创新》,他所坚持的“独裁”与这本书的中心思想非常一致。罗伯特·维甘提经过十年的调研洞察出了“意义创新”这个创新和开发范式,有别于我们熟悉的“以解决方案”为主导的方法理论。

“意义创新”的核心强调要由先内而外去洞察用户新的生活意义,先思考“Why”,其次才是“How”。不是单纯关注用户的精力和钱包,而是更深层次的关怀,优先思考用户为何要选择这个新产品或服务,如何成为更好的自己。

《意义创新》一书中列举了乔布斯时代的苹果、托尼·法德尔(iPod主创人之一)的NEST、微软的Xbox、扬基蜡烛、飞利浦医疗保健环绕体验、德勤风险服务、我的世界、Airbnb等大量商业案例。

这表明“意义创新”不是作者一厢情愿的新范式,笔者个人也非常有共鸣和支持这个新理念,因为如果未来商业创新不能往这个方向发展,那必定是没有“商业让生活更美好”可言的。

张小龙一定曾经在内心围绕相关品类环境和微信进行了很多次批评和自我批评,因为在腾讯这样的平台基础上做大而全、快速变现太符合人性贪婪的诉求了,他这个权衡取舍的过程是非常不容易的。也许罗伯特·维甘提未来再版《意义创新》时,可以考虑把张小龙和微信添加到案例库里面。

《意义与无意义》是被誉为“哲学家中的哲学家”的法国哲学家梅洛·庞蒂著作之一,笔者虽然未能完全读懂(书中涉及到的知识面甚广),但是其中关于作品(绘画、小说、电影)、“英雄,人”的几篇哲思还是有所启迪的。将“意义与无意义”作为本文标题的一部分笔者不确定是否很合适,但一定不会不合适。

当然如果只是单纯表达观点,可能大家会觉得笔者站着说话不腰疼,那么下面就从自己工作中抽出三个小例子来进行补充。

其一:为了让操作界面与硬件外观圆润的风格一致,笔者找不到比幼圆更适合的中文字体。而幼圆字体在转曲之后放大会发现轮廓曲线部分的曲率质量是有瑕疵的,达不到英文无衬线字体层级的要求,笔者只好把界面中所有的文字一个笔画一个笔画去微调。

常规用户虽然很难发现这个过程,但是否会有用户感受这种融洽性细微的改进?如果有,那便是审美的提升了。

▲ 注意观察笔画两端弧线的差异(左边是笔者调整曲率之后的,右边是默认幼圆字体转曲的效果)

其二:对于在肉眼看来只是一段直线与标准圆弧相结合的轮廓,笔者在构建三维模型时并不会如此轻松处理。从过往的数字模型到实物模型的经验得知,直线+标准圆弧的处理方式诞生的物品表面在过渡处(即下图中的T符号处,T表示相切)会有些突兀不协调,在反光的角度下尤其明显。

而笔者在不改变肉眼对轮廓判断结果的前提下,采用一段式曲线来无限接近“直线+标准圆弧”,达到满意曲率的过程所耗费工作时间是常规方式的好多倍。这跟第一个例子有着同样的目的,就是让同行甚至用户在某个不经意间发现这个过渡为何有所不同。

▲ 上图T符号附近的虚线就是“直线+标准圆弧”的轮廓参考线

其三:对于使用状态不在用户前方的产品,笔者在设计为之配备的遥控器方案前,一直在思考这个遥控器是否应该不同于传统的认知(即我们熟悉的电视遥控器范式),是否应该给用户带来全新的意义启示:遥控器不一定就是拿在手里对着产品控制的范式,它的本质是让人更轻松便利地控制产品。

最终产品开发出来的结果是,我们需要不断给渠道商和终端用户讲解为何这样设计遥控器,而当用户在实际使用时才会恍然大悟“这样才对呀,比传统那种遥控器好多了!”

当然笔者也会困惑这些究竟是否有必要和意义,是不是一种单方面执念?因为它们跟短期的商业回报并没有直接关系。但笔者又认为这对造物者来说又很有必要和意义,因为它们打破了习以为常的藩篱,不仅留下一些隐藏的小惊喜让用户去发现,更让这个品类的进化无形之中前进了一步。

关于张小龙对多数APP产品的批评,王石在最新演讲中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后者提到“超过25%的利润不做”是他对万科进入房地产行业以来的原则要求,并以早期万科经营高达300%利润的录像机生意为例,说了一句让人诧异的话:“在暴利时代培养的投资团队,到了市场正常的时候就不会做生意了。”

笔者不免有这样一个假设,在套路盛行时代下只会一味看重数量和流量的产品人,那么在民众群体独立意识觉醒的时候,他们是否就会不知道该如何做产品了?

这几年自上而下呼吁“工匠精神”,但可能很少人意识到“工匠精神”在我们历史中的断代、消逝跟“科学为何在西方而没有在中国诞生?”有着密切关系。这个过程的缺失导致背后有系统性差距,除了工业体系软性和硬性方面的沉淀,还有造物背后的人文哲思。

如今重提“工匠精神”需要与时俱进,传统意义的理解是不够的。从《人类的明天》一书中可以得知人类生活和地球的现状美好度并没有跟技术和物质的发展成正向曲线关系,对于创新和可持续发展急需批判性思维。

“创造物品或服务满足需求”、“把物品或服务做好”、“物品或服务如何激发人性中的美好”再到“人们究竟是否需要这个物品或服务”如今需要交织在一起来思考,不敢断称这些是绝对正确的发展理念,但若能做到一定是社会真正进步的表征之一。

有些值得坚持的意义其实与一些用户或商业认为的无意义相毗邻,真正有意义的作品一定不是创作者一开始就瞄准而有意为之的作品,而是他们在追求一种不明确的意识形态过程中诞生的阶段性产物。

像张小龙演讲所传达的原则和哲思不会是独一无二的特例,笔者身边就有虽处不同行业却有着相近坚持和思考的人,希望“张小龙们”这个非正式团体能越来越大。

 

作者:嗨创新,公众号:嗨创新,个人、产品/服务、企业创新力管理内参。

本文由 @嗨创新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Pexels,基于 CC0 协议

上一篇: OpenStack与ZStack深度对比:架构、部署、计算存储与网络、运维监控等

下一篇: 研究认为空气污染可能导致阿尔茨海默病风险上升